筆趣閣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閣 > 唐朝貴公子 > 第二章:人才吶

第二章:人才吶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“今日怎么啦?這個逆子......他又讀書去啦?”一想到陳正泰總不聽勸,陳繼業便氣不打一處來,身子顫抖,以至于手里拎著的鳥籠子,都哐哐震動起來。
  “沒,沒呀,今日公子沒有進書齋半步,他一清早呀,便讓人尋了幾頭母豬來?!标惞苁屡d奮的手舞足蹈。
  “大家都看見了,他在母豬后頭,鼓搗了好一陣子,光天化日,大庭廣眾之下呢,他還念叨著什么要養豬......還說什么豬中美男子......豬中蔡國慶......阿朗,蔡國慶是啥?”
  聽到此處,陳繼業身軀一震,面上的肥肉開始抖動起來,隨即,眼里掠過了狂喜之色。
  “當真......好啊,總算是開竅啦,我這做父親的遛鳥,做兒子的養豬,好,好,總算是讓我這做父親的得償所愿,這是祖宗之幸哪?!?br />  背著手,面對陳管事一臉不解的樣子,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陳管事一眼,旋即他氣定神閑道。
  “蔡國慶呀,蔡者,草也。國者,想來你是懂得。至于慶,本意為祝賀。噢,你看,這便是說,吾兒想通啦,他若做一個庸碌無為的野草,這便是國家之幸、陳家之福啊?!?br />  陳管事身軀一顫,露出欽佩的樣子,翹起大拇指:“阿郎什么都懂?!?br />  陳繼業抬頭,挺胸,跨足邁過高高門檻,留下一道孤傲的背影。
  陳繼業很高興,所以到了次日,陳家門庭若市。
  還沒緩過勁來的陳正泰才知道,原來陳家這個家族,居然如此龐大。
  有頭有臉的陳家子弟統統都來了。
  陳繼業乃是陳家的長房嫡系,而陳氏的支系子弟不少,都以長房馬首是瞻。
  有的陳氏子弟,過的比較清苦,有的日子還不錯。
  大家聽聞陳公子終于不折騰了,高興的不得了,來的人有的提著鳥籠,有的抱著盛蟈蟈的錦盒,有的牽著大狗,紛紛來給陳繼業見禮。
  陳繼業滿面紅光,溺愛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陳正泰。
  陳正泰幾乎是被人拎著來的,這高朋滿座,統統都是一群自己認不出來的親戚,看著大家高興的像過年一樣。
  他不能理解呀,這些人,都瘋了嗎?
  陳繼業說到了陳正泰已經兩日沒有讀書,成日往豬圈跑,一下子,許多族叔、族伯們高興的胡子亂顫。
  似有一個陳正泰該叫他三叔公的人微微顫顫站起來,激動的道。
  “這便好,這便好,養豬好,這豬呀,跟老朽養著的雀兒是一樣的,都通人性。正泰啊,你能迷途知返,我這做叔公的高興。你是不知道,當初你爹......跟著先太子李建成的時候,一場玄武門的殺戮,咱們陳氏上下,哪一個不是膽戰心驚,唯恐那李二郎做了天子,要將我們陳家趕盡殺絕。若是再往上數,你的祖父,當初跟著王世充......咱們陳氏上下,又何嘗不是惶恐度日呢......”
  他歷數著以往陳家遇到的坎坷,大家伙兒都默然了,當初戰戰兢兢的日子,到現在還心有余悸。
  “正泰是我們陳家的嫡系孫,將來是要承繼家業的,你若是還心心念念的讀書做官,你想想,若是再遭遇不測,咱們陳氏滿門,可就真要跟著株連遭殃了?!?br />  眾人紛紛點頭。
  三叔公捋著胡須,隨即感慨萬千的道:“所以老夫活了一輩子,從前也曾和大郎君一樣,總想著功名,想為這天下做一點什么,建功立業??珊髞須v經了數次劫難。老夫橫豎想通啦,人活在世上,三件事最緊要,學會了這三件事,便可保一生無憂?!?br />  眾人一臉疑惑。
  陳正泰看著這須發皆白的老叔公,心里也疑惑起來。
  三叔公咳嗽一聲,伸出了第一根手指,隨即聲若洪鐘道:“躺著!”
  陳正泰:“......”
  三叔公隨即伸出第二根手指,又道:“別動!”
  三叔公伸出第三根手指:“吃!”
  呼。
  大家出了長氣,滿面紅光。
  說的好!
  對呀,折騰個啥,快快活活多好,趁著家族還有祖上留下的土地,還有華宅,還有美婢,能混一日是一日,像那些想要治國平天下的害群之馬,可別把大家坑苦了。
  陳正泰看著他們,心里忍不住要罵出來。
  瑪德,一群智障。
  陳正泰幾乎可以確定,這個孟津陳氏,極有可能是自己的先祖。
  也就是說,自己穿越在自己祖上身上。
  更令人憂心的是,上一世陳正泰查閱過自己的家譜。
  陳氏家族,自東漢起便是一方豪族,曾經大放異彩,可一直延續到了貞觀年間,家族便開始衰敗下去,此后的千年......雖還寥寥在族譜之中,有那么一兩點亮光,可更多的卻是庸庸碌碌,淪為了底層,每一次兵災和天災,都有大部分的人餓死。
  現在陳正泰終于找到家族衰弱的原因了,敢情這群老祖宗們,這樣的不思進取呀。
  不成,自己得把豬養好。
  這豬養好了,能發財。
  要知道,這可是后世經過了無數代育種的畜生,比之這個時代的豬,不知高明多少倍,這是神器啊。
  陳家要想避免衰敗的命運,就必須振興家門不可。
  酒宴之后,族人們三三兩兩的散去。
  三叔公酒過三巡,滿面紅光,突然將陳正泰叫到面前。
  “正泰啊正泰,你將來要繼承家業,陳氏上下的身家性命,都在你的身上,你一定要爭口氣,切切要斷了那讀書入仕的想法,好好在家養豬斗犬,如此,咱們心里也放心。我們陳家當初支持建成太子,早就成了李二郎的眼中釘,他巴不得置我們于死地呢?!?br />  拉著陳正泰的手,眼淚又要啪嗒落下來,三叔公突然失聲哽咽。
  陳正泰的父親陳繼業忙是到了一旁攙扶著哭成淚人的三叔公,語心長道。
  “三叔,你放心好啦,正泰從前不懂事,以后我定要好生看著他,一定不讓他做正經事,他要是再敢似從前那樣恣意胡為,看那勞什子《春秋》、《禮記》,我抽他!”
  陳正泰一聽這個抽字,一溜煙,跑了。
  你大爺,這一群瘋子。
  他心心念念的想著自己的豬,先去豬圈轉了一圈,幾頭母豬在豬圈里慵懶的甩著尾巴。
  看著這些豬,陳正泰心里想,這時代的豬,還真是瘦小啊,這都已是成年的母豬,居然骨瘦如柴,只怕連百斤都沒有,就是不知道,自己人工授jing有沒有用,若是能產子,那就厲害了。
  對了......
  這些人這么折騰,這家產到底折騰了多少?
  我太特么的難了。
  滿門都是一群混吃等死的,我去算算賬才好。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安徽福彩中奖后怎么兑奖 浙江体彩6+1开奖结果查询18110 福彩快3今天开奖号码 开发彩票平台违法 新西兰5分彩下载 福利彩票重庆幸运农场 出尽特与连码是什么肖 云南快乐10分最大遗漏 广西11选5开奖数据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数据 宁夏11选5手机在线计划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psvr赛车游戏 重庆幸运农场平台 11选5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竞